您现在的位置 > 首页 > 吉林 > 吉林市 > 磐石市人物

周起


[公元1957年-1989年]
  周起,1957年出生于吉林省磐石县(现磐石市)。1975年高中毕业。1976年2月参军入伍。1977年,周起因表现突出,先后被提升为班长、排长、教员。
  1983年初,周起从师教导队来到一连担任连长。到任第一天,他就找战士逐个谈心,当了解战士马永才是个孤儿后,拉着小马的手深情地说:“你的经历很艰辛,我听了心里酸溜溜的,但你要珍惜党和政府对你的关怀,在部队好好干,有困难多找我,把我当成你的哥哥。”听了周起这番话,马永才眼圈直发热。从此,周起对马永才格外体贴。长期的独身生活使小马性格倔强,一不顺心就想和人顶嘴、发脾气。周起经常找小马谈话:“你虽然是孤儿,也不能固执,应当注意改正,否则谁还愿意接近你,那不是自己孤立自己吗?再说,气大伤身,一发脾气,不仅伤害了同志,对自己身体也没好处。”马永才病了,周起一天几次来到他的床前,嘘寒问暖,还买来了蛋糕、麦乳精和罐头。小马胃口不好,周起还让爱人从家里给他送来荷包蛋面条;逢年过节还要把马永才叫到家里吃饭。马永才21岁生日时,周起拉着小马说:“永才,走,跟我到家去,有点事。”小马问,啥事儿?”周起说,到家你就知道了。一进屋,马永才看见桌上摆着生日蛋糕、啤酒和热腾腾的炒菜,急忙问:“谁的生日呀?”周起的爱人说:“不是你的生日吗,怎么忘了?”听到这话,马永才的眼泪涮地一下淌了出来。他没想到,有生以来是连长为他过的第一次生日。1986年秋,一向爱说好唠的马永才突然变得寡言少语了,经常一个人闷头干活,这细微的变化,被周起看在眼里,他把小马叫到连部促膝交谈。原来马永才探家时处的对象,嫌小马是孤零零一个大头兵,家里一无所有,来信告吹。小马想,我现在还是一个军人,地方就没人看得上,眼下服役期满,一旦回乡,就更没人瞧得起了,往后的日子咋过呀?周起听了心里也不是滋味。歉意地说:“怪我想的不周。”第二天,他便和连里其他干部商量,让马永才改行当炊事班长,学点手艺,为今后出路打打基础。不久,周起听说师后勤部要办厨师培训班,当即给马永才报了名。三个月后,小马达到三级厨师标准,领回了等级证书。这时,选改志愿兵的工作开始了。周起多次向上级申请,因名额有限,符合条件的人很多,加上一些人通过各种办法拼命往里挤。周起先后六次找营领导向上级有关部门汇报小马的表现和特殊情况,终于使马永才改成了志愿兵。后来,周起又费尽心思,为小马介绍了一位贤惠善良的姑娘,很快结了婚,使这位孤儿有了一个幸福温暖的家。
  周起当了副营长后,对二营的干部战士都非常关心,无论谁遇到什么疾苦和困难,他都尽量帮助解决。1989年9月,二营在海滨训练,突遇大雨,战士们被淋得浑身透湿,许多人直打喷嚏,周起马上掏出20元钱交给炊事班长到村里买了姜和辣椒,烧了姜辣汤为干部战士驱寒。新兵队列训练时,几位班长天天喊口令,嗓子哑了,有的还隐隐作痛,周起让各连买来胖大海,发给班长们泡水润嗓子;一名新兵的胶鞋小一号,走路时不敢吃力,他把自己的新胶鞋亲手送给这名新兵穿;营部通信员的床铺紧靠门口,直往里灌风,周起拽出自己垫床隔潮的雨布,钉上当门帘,为战士挡风寒。
  1986年,连队补入了两名回族战士,周起当天就告诉炊事班为他俩炒菜时,要把锅涮干净。饭后,他特意询问回族战士的菜可不可口,两位战士回答:“还行吧。”回答得有些勉强。他觉得用一口锅炒菜不行,就亲自带战士进城买了一把大勺,为他俩炒菜专用。不久,周起要调走了,临行前,还专门嘱咐炊事班长,为两名回族战士炒菜时千万不要沾上荤腥。1990年2月,二营又来了三名回族战士。一天,周起从外地回来,发现大家吃的都是炒菜,只有三名回族战士的桌上摆着几盘咸菜。他马上找到炊事班查问是怎么回事,炊事班长说本月的豆油已经吃光了,下月豆油还没买回来。他便叫炊事班的同志到别的连队借了10斤豆油,并嘱咐,这豆油只能给回族战士做菜用,别人一滴也不能吃。接着,他把炊事班的同志召到一起严肃批评说:“大家五湖四海来到部队,应该亲如兄弟,回族战士不吃猪肉,这是民族习惯,一定要尊重,这要成为炊事班的一条规定。”1990年“五一”节,周起的爱人带着孩子一路颠簸来到部队和他团聚,大家劝他陪爱人好好吃顿饭。可他告诉爱人,今天我不在家吃饭了,这个节你们娘俩就自己过吧。这天,周起和几个新兵连的干部战士一直闹腾到傍晚才回家。
  无论是参军几年的老兵,还是刚刚入伍的新战士,都说:“周副营长关心我们胜过关心他的家属,关心别人胜过关心自己。1989年7月下旬,战士罗水明患了严重的病毒性痢疾。周起一连十几天关怀照顾罗水明,晚上为小罗喂水吃饭,为小罗洗衣裤,精心护理。罗水明在卫生队治病的10来天里,周起先后去了24次。后来,罗水明滴水不进开始便血。很少发脾气的周起这次火了,要求卫生队立即给小罗转院。罗水明被转到师医院后,经过一天一夜的抢救,病情有了好转。第二天是星期日,周起的爱人让周起陪她们娘俩到街里转转,周起说:“不行!小罗病得很重,我得去看看。”爱人说:“我们娘俩来队四次也没上过一次街,好赖得让我们去看看呀。看小罗的事就让连里派个人去呗。”周起说:“我不亲自去看一眼放心不下,你们在这儿还有一段时间,下次有空一定陪你们去”。他说服了妻子,第二天一大早就把小罗的排长、班长叫起来,买了水果、罐头、麦乳精和饮料,驱车百里,到师部医院看望小罗。
  周起不仅是关心战士生活疾苦的慈母,也是解除战士思想忧虑的良师。战士有了难心事,他总是第一个知情者,也是最热心的相助者。
  1984年底,新兵下连不久,连里组织了一次政治常识摸底测验。大家都在低头答卷,惟有河南籍新战士张思恒呆呆地坐着不动,周起走到小张身旁问道:“你怎么不答呀?”张思恒红着脸说:“我不会写字。”原来,农村出生的张思恒,家里人多劳力少,没念几天书,是报了假学历才当兵的。到部队后,一些战士看他连信都不会写,就经常耍笑他,弄得小张很苦恼,觉得没文化在别人面前矮一截,不如回家种地算了,产生了私自离队的念头。周起知道后首先批评了耍弄小张的战士。说:“我们都是革命战友,从五湖四海聚到一起,应该互相帮助。小张文化低,本来就很痛苦,有的同志非但不去关心,反而对人家进行嘲弄,这不是一个革命战士应有的态度。以后不管谁有了难处,大家都要像亲兄弟一样互相关心爱护。”从此,周起带头当上了张思恒的文化教员。经常鼓励小张说,部队是个大学校,只要你肯努力,像雷锋那样发扬钉子精神,没文化可以学到文化,没知识可以增长知识。他到书店给小张买了字典、字帖和练习本,定了学习计划。每天早上或中午,教他认写3—5个字,晚上进行检查,天天如此。半年之后,张思恒写出了他一生中的头一封家信。小张乐得逢人便说:“还是部队好啊,我这兵当对啦!”
  四连炮二班长占龙,由于数学底子薄,换算单位修正量很费劲。在团里组织的一次炮兵班长考核中,他倒数第一。成绩公布后,占龙觉得不但自己脸上无光,还拖了连里的后腿,思想压力很大,情绪低落,灰心丧气,提出班长不当了,请连里换人。负责炮兵班长训练的副营长周起知道后,主动找占龙谈心,对他说:“小占,你这次成绩没上去,是由于以前没有系统地学过,初次失利,并不可怕,可怕的是没有信心。只要振作起来,刻苦努力,坚定必胜的信心,一定能赶上别人。以后专业上遇到困难就来找我,我帮你赶上去。”打这以后,他俩结成了亲密的“师生”,茶余饭后,节假日,经常在一起研究问题。一天深夜12点,四连副连长别富喜起来查铺查哨,看到副营长屋里还亮着灯,便敲响了门。他见开门的不是副营长,而是占龙,桌上还摆着单位修正量综合表和记录口令表,心里全明白了。后来,占龙的专业成绩直线上升,几次参加师、团组织的炮兵班长考核,都在前一二名。每当别人向占龙祝贺时,他都说,我的成绩里渗透了副营长辛勤的汗水。
  1985年辽南抗洪抢险,他和战友们积极要求参加突击队,在最危险地段冒着暴雨背土护坝,完成了抗洪抢险任务。
  1988年8月,部队在黑水打靶,四连一门火炮发生药筒卡壳故障,按要求应由副连长去排除。为了安全,他让别人全部退到安全地带,自己上前排除了故障。
  1988年下半年,他带领二营和五连在煤矿挖煤,不仅工作条件艰苦,而且危险性很大。部队每天三班倒。周起始终坚持跟班作业。休班时总是亲自接送战士上下井,仔细清点人数。一次掌子面昌顶,井下的工人师傅大喊“快跑”,战士们刚撤离现场,一片56米的煤层塌了下来,砸倒了四根支撑木。正在休班的周起得知后,立即带副连长李国生赶到现场,这时巷道的支撑木还在“嗄嗄”作响。周起询问了情况,请教了工人师傅,认定可以作业,他二话没说,第一个扛着镐走进采煤区,其他人在他带领下都跟了上来,大家很快排除险情,恢复了生产。
  1989年9月,部队在大连海滨靶场实弹射击,二营出现了火炮拉拴不发火的险情。由于炮弹已经击发两次,排除故障十分危险,他让部队退出险区,自己带领火炮技师,用了三个小时,排除了险情。
  1990年5月18日,驻守在吉林省辉南县董存瑞生前所在部队某炮兵团新兵营的300多名新战士,经过两个多月的紧张训练,迎来了手榴弹实弹投掷训练的日子。
  这天,细雨霏霏,春意融融。担任团新兵营第二营副营长的周起比哪天起的都早,洗漱后,他先到四个新兵连逐个询问了思想动员和投弹准备情况,没顾上吃早饭,便提前30多分钟带着两名战士来到了手榴弹投掷场。布置了警戒哨,检查了掩体。特意站在投弹的位置试了试,直到一切符合要求了,才通知部队按预定方案进入投掷场。他首先下达了训练科目,再次详细讲解了投弹要领和注意事项,提出了具体要求。
  8时整,实弹投掷开始。一连、二连、三连人人顺利投掷完毕,返回了营房。当轮到四连投掷时,周起考虑到该连连长因突发感冒,已去医院诊治,指导员是雷达站长出身,没组织过手榴弹投掷,就主动代替连长站在投弹手旁边,担任现场保护,每个新兵来到投弹位置后,他都讲一遍动作要领,亲自打开弹后盖,将拉火环套在投掷者手指上,指导新兵将手榴弹顺利投出。10时30分左右,当最后一名投弹手、该连三班班长罗永胜进入掩体时,周起问他:“以前投过弹没有?”罗答:“当新兵时投过一次”。周起说:“那好,就按要领投,不要紧张。”罗永胜将拉火环套在右手小指第二节,周起检查后,帮他将拉火环向指根部推了推。并再次嘱咐:“向前看,按要领投。”罗永胜挥臂投弹后,由于精神紧张,握弹过紧,撒手过晚,将手榴弹掉在掩体右前方边沿上,滚落在自己脚下。罗永胜被这突发情况惊呆了。手榴弹在几秒钟内就要0,在场八名干部战士同时面临生命危险,此刻,位于同一掩体,反应敏捷的周起,意识到来不及采取别的办法,便大喊一声“卧倒”!随即一把将罗永胜拉到自己身后,顺势按倒在掩体左侧的进出壕内,转头飞身扑向手榴弹,就在这瞬间,手榴弹“轰”地一声0了,周起胸前、头部多处被弹片击中,鲜血直流,当即壮烈牺牲。距炸点仅一点五米处的罗永胜和距炸点五米的团参谋长邱玉和、教导员郭福权等八名同志安然无恙,罗永胜小腿肌肉仅有三处轻伤。
  参军14年,周起热爱国防事业,热爱基层建设,热爱本职工作。当战士时,被团树为学雷锋积极分子;当排长时,是全团最好的排长,所在的排被师树为“训练、行管先进排”;当教员被军区评为优秀教员;当连长,是全师优秀连长,带出一个先进连队;当副营长,他刻苦学习,精通业务,被誉为“阵地通”。曾三次荣立三等功,五次受嘉奖,两次被评为优秀共产党员。周起说:“人活着不是为了自己,而是为了他人,如果只为自己活着,生命就没有意义了。”他用一生爱兵和临危不惧的英雄行为实现了自己的誓言。牺牲后,部队官兵和当地群众一致反映:“周副营长是优秀基层干部的突出代表。他的一生,是无私奉献的一生,作为爱兵的模范,他当之无愧,堪称楷模。”1990年8月27日,沈阳军区司令员刘精松、政委宋克达签署命令,授予周起烈士“爱民模范”的荣誉称号。
  [以上内容由"保卫湖北"分享。]


同名人物:
同年(公元1957年)出生的名人:
同年(公元1989年)去世的名人:

下一名人:张化南
2018年历史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