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 > 首页 > 亚洲 > 日本人物

土肥原贤二


[公元1888年-1948年,侵华日军甲级战犯]
  土肥原贤二,侵华日军甲级战犯,主持情报工作,继青木宣纯和坂西利八郎之后,在中国从事间谍活动的日本第三代特务头子,建立伪“满洲国”和策划“华北自治”的幕后人物。之后任日本第十四师团长,参加兰封会战,升任第七方面军司令,教育总监,第一总军司令。
  1945年战败后接受审判,1948年被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判定为甲级战犯,经抽签第一个被处以绞刑。
  生平大事
  坂西门下首徒
  1883年8月8日,土肥原贤二出生于冈山县的一个武士之家。其父土肥原良永曾任日本陆军少佐,其兄土肥原鉴是日本陆军少将。土肥原贤二14岁开始,先后在仙台地方幼年 学校、东京中央幼年学校学习。
  1904年10月,他以优异成绩毕业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第16期步兵科,在校期间曾与冈村宁次板垣征四郎及中国军阀阎锡山等同学,交往甚密。毕业后于同年11月被授予日本陆军步兵少尉军衔,并被分配到步兵第十五联队,不久便参加了日俄战争。
  1905年4月,土肥原调往第49步兵联队,
  1907年12月晋升为中尉。
  土肥原进入日本培养高级军官的陆军大学 ,1912年11月,从该校24期毕业,次年年1月调到参谋部任职。7月,土肥原便以参谋部部员的身份被派到中国北京,晋升为大尉,担任日本驻中国武官坂西利八郎的副官,师从坂西这个日本驻中国第二代特务头子达五年之久,成为这个北洋七代总统的顾问最得意的弟子,他能说一口流利的中文,谙熟中国的政治、历史及风土人情,善于交际,因而还和中国许多军阀和政界要人建立起了微妙的个人关系,这为他从事谍报工作提供了十分便利的条件。
  1918年6月,土肥原调回参谋部,同年11月调到齐齐哈尔,任黑龙江督军顾问。
  1919年8月晋升为少佐。
  1920年调到第25步兵联队任大队长。参加了出兵西伯利亚行动。
  1921年5月,赴欧美考察军事。
  1922年12月重返坂西公馆工作。
  1923年8月晋升为中佐。
  1926年3月,步兵第二联队副。转第三联队副,
  1927年7月晋升为大佐,第1师团司令部任职,日本人对陆大精英有个形象的说法,叫十年人事,即只要不犯错误,一般十年内就可以升到大佐,土肥原贤二因为在中国待的时间太长,用了十五年才达到这个职位。
  1928年3月,土肥原应聘出任奉系军阀张作霖的顾问。主要任务是:指导奉军以日军为典范进行训练,以便一旦有事为日军所用,与关东军及奉系军阀所辖范围内的帝国官宦、陆军武官等保持密切联系;大力搜集奉军所辖范围内的有关军事、内政、交通、财经及资源等情报。
  与张作霖的恩怨
  在中国期间,土肥原贤二作为“坂西公馆”的实力人物,在第二次直奉战争中,竭尽全力援助奉系军阀,他想方设法扰乱直系军阀的金融系统,使其所发行的纸币作废,乘冯玉祥于24年10月发动北京政变,迫使吴佩孚兵退汉口之际,使奉系军阀张作霖成为掌握北京政府的统治者。
  1925年11月,奉系将领郭松龄因待遇不满,起兵倒戈,当时奉军主力正在关内作战,奉天形势危急。为了解张作霖之急,土肥原直接向日军参谋部建议调遣驻朝鲜龙山的日本军队出兵奉天,阻击郭松龄。结果,郭松龄兵败被杀,土肥原本以为关东军支持张作霖会换来奉系的俯首帖耳,完全听命于关东军,然而,张作霖并不甘心听命于日本人,做一个傀儡。他明白日本人在利用他,但他也是在利用日本人。他羽翼已丰,自然不会像日本人所希望的那样对其言听计从了。对于日本不断提出的各种“权益要求”,他要么设法推脱,要么就干脆不办,特别是在1927年就任“中华民国陆军大元帅”,并组织起“安国军政府”后,他力图摆脱日本人控制的姿态愈发明显。张作霖这种做法使得土肥原贤二颜面扫地,因为他曾力主关东军大力支持张作霖,并“错误”地判断张会听命于日本。
  当国民革命军以怒涛之势北伐的时候,土肥原判定奉军绝非民族主义强烈的革命军的对手,土肥原担心的是,如果北伐联军迫近平津,战乱很有可能会波及到“满洲”,为此,他一面急电日本参谋部派兵阻止联军北上,一面对张作霖施加压力,逼迫其尽早返回奉天。关起门来搞独立,可张作霖大一统野心不死,对土肥原的建议置若罔闻,就是不愿离开北平。事已至此,土肥原这个原本力主支持奉系的人,终于坚定了除去张作霖的决心。土肥原开始与关东军高级参谋河本大作密谋。
  1928年6月2日,面对大势已去的局面,张作霖才不得不宣布“退出京师”。6月4日清晨5时23分,当专列行至奉天皇姑屯火车站京奉线与南满线铁路交会处时 ,一声巨大的0声响起,张作霖这个当时的中国国家元首就这样被暗杀了。
  但是,东北的局势并未因皇姑屯事件引起混乱,给关东军出兵干预的借口。相反,由于张作相的鼎力支持,张学良迅速站稳了脚跟,因家仇而决定了易帜。日本最高当局对土肥原、河本大作等人的擅 自行动,十分不满。河本大作被开除出军队,土肥原则在军部的掩护下侥幸逃脱了惩罚,只是被解除顾问职务。
  1929年3月转任高田第30步兵联队联队长。
  建立伪满州国
  1930年4月起,蒋介石冯玉祥阎锡山的新军阀混战开始,张学良借口调停,于9月18日率奉军7万进关,日军为了瓦解华北张学良的势力,
  1931年3月,正式在天津设定特务机关,并任命土肥原为天津特务机关长。土肥原穿梭于旧北洋军阀之间,拼凑所谓“北洋派大同盟”,以对抗蒋介石与张学良的联合。
  1931年7月他策动石友三与阎锡山、韩复榘结成反蒋驱张同盟,虽然并没有成功,但却使张学良把关内部队增至11万人,使东北的防务出现空虚,8月,他调任沈阳特务机关长,制造了所谓的中村事件,煽动战争狂热。土肥原在日本内阁会议上声称:“奉天政府即便是承认这个事实,但如不表示诚意,或者玩弄拖延谈判手段时,我们准备采取最大限度的报复手段。”
  10天之后,日本关东军在板垣征四郎和石原莞尔等侵华分子的策动下,挑起了震惊中外的九一八事变。事变发生3天后,土肥原即从东京紧急返回,根据板垣征四郎的建议,出任沈阳市长。立即开始着手“整顿”奉天城的社会治安,建立“奉天地方自治维持会”等组织,派出约4000多名巡警上岗巡逻,加强警戒等。奉天城暂时恢复平静后,土肥原辞去奉天市长的职务,新市长由留学日本的华人赵欣伯担任。
  对于在东北采取什么形式的殖民统治,日本国内和关东军内均有争论,板垣征四郎主张以此为契机,直接占领东北,作为日本的领地进行统治,一举彻底解决南北“满洲”问题。石原莞尔认为,不宜采取此种极端做法,应充分考虑到中国的民心以及国内外形势等,双方意见相持不下。
  1931年9月22日,关东军参谋长三宅光治专门为此召开了一次会议。在会上,土肥原贤二提出了一个折中方案,即成立一个由日本控制、脱离中国本土的“满蒙五族共和国”,获得一致通过。关于这个国家的首脑,他提出利用废居天津前清宣统帝溥仪,因为当年冯玉祥发动北京政变,赶溥仪出宫的时候,溥仪走投无路,是他亲自把溥仪接到天津日本使馆保护起来的,他这一举动深得溥仪好感;同时,土肥原贤二还考虑到,让溥仪来统治清朝的发祥地“满洲”,更有名正言 顺之意。
  10月25日,关东军司令官本庄繁召见土肥原,正式授与他迎接溥仪的任务。两天之后,土肥原亲自前往天津,与蛰居于静园的溥仪会了面,在会面中,土肥原充满“真挚感情”地说道,“满洲”三千万人民民不聊生,日本人的权益和生命财产也得不到任何保障,这样,日本才不得已而出兵。关东军对“满洲”绝无领土野心,只是诚心诚意地帮助“满洲”人民建立自己的新国家,并且保证这个新国家的主权、领土将受到日本的保护。作为这个国家的元首,溥仪可以独立自主地行使权力。最后 ,他抓住溥仪一心想复辟的心理,力劝溥仪不要错过这个机会,回到祖先的发祥地,光复帝业。
  11月8日,汉奸李际春等人纠集流氓、兵痞组成的便衣队1000余人在驻津日军的配合支持下,不断向中国-发动武装挑衅。驻津日军司令部立即下令断绝日租界和外界的交通,并将溥仪驻地"静园"-起来。乘天津发生-之机,溥仪于11月10日化装秘密离开天津。赶在营口港封冻以前回到东北。接着,他于1932年1月调任哈尔滨特务机关长,为日军占领北满做准备,诱降了当时最有名的抗日英雄,黑龙江省主席马占山,使其参加了伪满四巨头会议,虽然马占山不久以后又重现反正,但已经不被抗日军民信任,黑龙江抗日军队各自为政,终于被少数的日军各个击破,-退入苏联境内。
  1932年2月16、17日,所谓"建国会议"在奉天大和旅馆召开,28日正式公布"建国宣言"。同年3月,溥仪开始在新京"执政"。由土肥原一手策划的伪满洲国政权终于成立了。
  4月,晋升为陆军少将,调任驻广岛的第五师团步兵第九旅团旅团长。
  策划华北自治
  1933年2月,关东军侵占热河,并进一步向华北和内蒙渗透。与日本的侵略政策一致,土肥原于1933年再次充任沈阳特务机关长,开始策划“华北自治运动”。当时,华北山海关、唐山、通州等地的特务机关,全部划归土肥原领导。当时,在华北掌握兵权的,主要有北平的宋哲元、山西的阎锡山、济南韩复榘和保定的商震。控制这四人,使之相互合作,形成一个与蒋氏政权抗衡的“自治政权”是土 肥原的目标所在。
  虽然在此之前,日本天津驻屯军司令多田骏已进行过这种尝试,约请这四人共商“华北自治”的问题。但这四人表面上虽说对建立一个中立政权表示赞同,表白自己并不排日,可以与日本竭力扶植的“满洲国”合作,至于新政权,只要其他三人赞成的话,自己一定充分合作。但他们心里自然清楚,日本的企图是要通过分步肢解来达到最终霸占中国的目的,所谓的“华北自治”只不过是“满洲国”在华北地区的翻版。
  老奸巨猾的土肥原不得不想方设法打破这四人的观望态度,让他们拿出实际行动。他首先着手邀请宋哲元商震在北平聚会,刺探宋、商双方能否协手建设新政权事宜。经 过会谈,双方态度均十分暧昧,拒绝做出任何明确的承诺。紧接着,土肥原又约请宋哲元和 韩复榘直接会面,结果同样是不了了之。
  同时,尽管当时的蒋介石政府正忙于“剿共”,但他也深知华北五省的重要地位。蒋介石一方面亲自飞抵太原说服阎锡山,以经济扶持为诱饵将其稳住;另一方面派参谋次长熊斌北上对宋哲元和韩复榘进行威逼利诱,劝其不要为了局部自治而反对中央政府;同时南京政府的各军政要人也纷纷致电极力劝阻华北“四巨头”与关东军合作。在此期间,蒋介石还以军事演习为由,集中几个师的兵力在陇海线上对华北形成威慑之势,蒋介石以恩威并施的手段镇住了华北四雄。
  眼看联合四雄自治华北不成,土肥原又于1935年6月在察哈尔省策划了“张北事件”——土肥原贤二以此事件为借口,向国民党政府提出了一系列无理要求,先是向中方提出强烈抗议,要求赔礼道歉,后又要求国民政府派代表前往北平进行谈判,在谈判中,土肥原故意夸大事实、百般刁难,不仅将责任都归在中国军队头上,而且最终迫使国民党政府签订了《秦土协定》,规定成立察东非武装区,中国军队从该地区撤出,惩办中国有关人员,尊重日本在察哈尔省的“正当行为”。
  虽然土肥原想借此对宋哲元施压,但离完成“华北自治”第一步的任务还相差甚远,冀东蓟密行政公署的督察专员殷汝耕于是被他相中,作为下一步计划的棋子。殷汝耕早年曾留学日本,毕业于日本早稻田大学,妻子是日本人,他是一个典型的亲日派。回国后,他曾经力劝何应钦放弃与日本对抗,主张全面与日本合作。于是,1935年11月24日,殷汝耕在通州发布了“冀东防共自治政府”成立宣言, 拉起了反蒋-联日的大旗。冀东伪政权成立后,土肥原又鼓动主持华北军政的宋哲元与殷汝耕合作,成立“华北五省联盟自治政府”。
  此时的蒋介石,一心主张“攘外必先安内”的-政策,尽管他不愿整个华北被日本控制,但“权衡利弊”后,他认为如与日本发生正面冲突,势必影响“剿共”。于是,蒋介石于1935年12月12日-决定撤销行政院驻北平政务委员会和北平军分会,另设“冀察政务委员会”,辖区范围为河北、察哈尔两省和平津两市,任命宋哲元为“冀察政务委员会 ”委员长兼绥靖主任及河北省主席。
  事实上,这个“冀察政务委员会”在建制上仍隶属南京国民政府,是一个半独立性的畸形政权。土肥原出任“冀察政务委员会”顾问,一手把持了政治、经济大权,与此同时,他还安插了一些汉奸充当委员。随着政务委员会的建立,土肥原觉得控制华北的目标就要唾手可得了,但不久之后他便察觉到,宋哲元虽然在表面上有所妥协,但在涉及领土、主权等原则问题上却始终不做丝毫让步。土肥原费尽心机建立起的所谓“华北自治”,实际上并未取得日本军部所预期的效果。
  战场上的明星
  1936年3月,二·二六事件后,土肥原奉调回国出任留守东京第一师团中将师团长。
  1937年3月,他又被任命为宇都宫第十四师团师团长。1937年卢沟桥事变爆发,日本发动了全面侵华战争,土肥原奉命率部入侵中国。
  8月20日,土肥原部在塘沽登陆,参与北平永定河作战。日军攻克保定后 ,土肥原率部沿平汉铁路一线进犯,一路杀向石家庄、邢台、邯郸、磁县、大名、安阳、新乡,直抵黄河渡口。因其进军迅速,被日本报纸称为是“华北战场上的一颗明星”。
  1938年5月,土肥原在徐州会战中担任了向中国军队后方进行深远迂回的任务,从而爆发了兰封会战,土肥原千里奔袭,一路上击败了桂永清黄杰各军,气得指挥作战的薛岳把这两个败将送到了军法处,蒋介石下达手令:“兰封附近之敌,最多不过五六千之数,而我以12师兵力围攻不克,不仅部队复杂,彼此推诿,溃败可虞。即使攻克,在战史上亦为一千古笑柄。
  5月30日,围攻土肥原的中国军队-撤围,6月9日,中国国民党军队为阻止日军沿平汉铁路进攻武汉,在花园口掘开黄河堤岸,以黄河之水阻止日军行进。土肥原部被洪水围困月余。黄河决堤造成中国人民数十万人死亡和1200余万人流离失所。
  亡命路上高升
  黄河决堤事件以后,土肥原被调回参谋部,再次参与策划对中国的侵略政策。日本政府为了协调陆军省、海军省和外务省之间的关系,为了在中国建立统一的伪中央政权,决定由陆军土肥原中将、海军津田静枝中将、外务省坂西利八郎预备役中将组织成"对华特别委员会",并决定由土肥原负责组成"土肥原机关"。当时日军在中国十分猖狂,不仅控制了华北、华中和华南地区,而且还分别在华北、华中和蒙古建立了以-敏、梁鸿志和德王为头目的伪政权。土肥原为了在这3个伪政权的基础上建立以吴佩孚为头目的伪中央政权,对吴佩孚作了许多诱降工作。但因为中国人民的反对,加上吴佩孚拒绝与日本人合作,土肥原的如意美梦才未能实现,这次诱降是他对中国谋略工作的谢幕表演。
  土肥原于1939年5月调任北满第五军司令官;驻扎在佳木斯
  1940年9月8日调任日本军事参议官兼陆军士官学校校长(10月28日)
  1941年4月晋升陆军大将并出任陆军航空总监(6月9日);
  1943年5月,土肥原出任东部军司令官。
  1944年3月调任第七方面军司令官,驻扎在新加坡地区,统辖日本驻马来西亚的第29军、驻苏门达腊的第25军、驻爪哇的第16军和驻婆罗洲的日本守卫队;
  1945年4月调回东京任陆军三长官之一的教育总监。
  1945年8月,土肥原任第12方面军司令官兼军事参议官。
  1945年9月,在第1总军司令官杉山元自杀后,土肥原接任第1总军司令官,日本战败投降后,土肥原贤二被盟军逮捕,关入横滨刑事所。
  在远东国际军事法庭上,第一批被指定为甲级战犯的土肥原贤二采取一言不发的龟缩策略,企图利用英美法律的漏洞来逃脱审判。因为在当时,关于土肥原贤二的犯罪证据严重不足,如果他拒绝提供证词,那么根据英美法律就不能对他定重罪。所以在法庭历时两年多的审判当中,他只说了四个字,也就是当审判长问他是否承认自己有罪时,土肥原回答“主张无罪”,此后再不开口,全部审判过程都是由律师代理的。
  但是,土肥原贤二错打了算盘,正义必将战胜-。在梅汝璈、倪征燠等中国法官的强烈要求和巧妙盘问下,终于将土肥原击垮。
  1948年11月,土肥原以“破坏和平”、“违反战争法规惯例及反人道”等罪行,在巢鸭监狱执行绞刑。
  1948年12月23日,在判决书下达41天后,通过抽签的方式,土肥原贤二第一个走上了绞刑台。他由两名执行宪兵押着,走完13级台阶,然后立正站着。执行法官先用英语,再用日语命令道:"土肥原贤二,原地转过身来!"
  此时,土肥原贤二的内心深处究竟在想什么,谁都无法知道。但此时此刻的他一定知道,这里是他人生的终点,丧钟正在为他隆隆敲响。行刑宪兵把黑布头罩套在土肥原贤二的脑袋上,然后向执行官行举手礼报告说:"一切准备完毕。"
  执行官立刻按动电钮。绞刑台上的活动踏台猝然打开,土肥原贤二两脚悬空,整个身躯沉入绞刑台中……
  人物评价
  土肥原有两个外号,中国叫他“土匪原”,西方叫他“东方的劳伦斯' 。在中国二十余年,对于中国人的风俗习惯、方言俚语几乎无所不通,熟读《三国演义》、《水浒传》,了解中国民族性,因此土肥原重信义、尚承诺也是为人所知。抗日名将马占山即认为土肥原不骗人;宋哲元也评价土肥原说话算话;德王痛骂日本人时如果扯到土肥原上,便说“他懂,他懂,他说话算话”,日本人称他性格温厚,不拘小节,没有私欲。侵华战场上,他还懂得收买人心,不许军队乱来,因为他知道焚烧村庄,0妇女只会激起老百姓的反抗。
  [以上内容由"清风笑,惹寂寥"分享。]


经历历史事件:
兰封会战 (公元1938年)
第二次直奉战争 (公元1924年)

相关影视:
电视剧《决战江桥》 2016年 刘威 饰 土肥原贤二
电视剧《义者无敌》 2013年 韩童生 饰 土肥原贤二

同年(公元1888年)出生的名人:
陶孟和 (18881960) 著名社会学家 天津市
赵紫宸 (18881979) 基督教神学家、神学教育家、诗人 浙江省湖州德清
古德里安 (18881954) 闪击战之父 欧洲德国

同年(公元1948年)去世的名人:
东条英机 (18841948) 侵华日军甲级战犯,第40任日本首相 亚洲日本
板垣征四郎 (18851948) 第二次世界大战甲级战犯 亚洲日本

下一名人:筱冢义男
2018年历史开奖结果